白冰落雪

把自己想到的故事安静地记录下来♡

#纲云#花吐症4

☆完结了☆

然后我亲吻了他。

我亲了云雀学长!!!

没错,我不仅把云雀学长按在了地上我还跟他告白了我不仅跟他告白了我还趁他眼波流转生出一抹惊愕的时候趁机亲了他!!亲的嘴!

…………希望待会不会被地上最强或许也是天上最强的云之守护者打到骨折…………

云雀学长的嘴唇薄且柔软,就像小时候曾经吃过的美味布丁。我不能确定是不是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的五感为他的一切增添了一层良好滤镜,但是我的承认,亲吻云雀学长的感觉很好。我不想在这里承认我这个想法如同一个痴汉,但是此时此刻,我似乎确实因为一个吻而满足了。

下一秒,那万分青涩的舌温热的舔舐我的唇瓣,又轻又缓,如同某种默认的许可,又像是极不服输的争斗。

bang——这是我脑袋里紧绷的弦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打断的声音。

我张开嘴接纳这份青涩,迫不及待地凑上去与之交缠,如同渴水的旅人终于接触到了那一汪沙漠里的清泉,那是唇舌相抵互不相让,相互交缠又再次分开,柔软的舌掠过口腔舔吻过所有的牙齿,与云雀学长的舌嬉戏着,带着狡黠的挑逗,这啧啧的亲吻带着淫靡的水声,每一声轻哼都是掠夺气息的战争。而我,为此沉迷。

正当我亲的投入,有种万分奇异的感觉打断了我们的缠绵,那就像是我突然从极度肾亏的状态中恢复,整个人都泛着可以大战三百回合的奇妙气息,来自喉咙的钝痛切割感伴随着某样事物的上升逐渐消失。而云雀学长的凤目突然瞪圆,还带着激吻后的水光潋滟显得格外诱人,睫毛轻颤,好像发生了什么他不能理解的事。

我俩扭过头,呸地吐出一朵百合。

这百合还是银色的。

!!!!!!等等?!这不就是说……云雀学长也喜欢我!!!

我错愕地捂住自己的嘴完全不敢相信,感觉心里跟装了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心头的喜自是大于惊的,然而当我脸上惊喜的笑还没露出来的时候,已经被云雀学长揪住领子和他面贴面,他脸色好像突然阴沉了下来,清冷的声音里藏着一抹说不出的味道。

“沢田纲吉,在你废话之前最好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这是重点吗?!

………………

我是沢田纲吉,是黑手党彭格列家族的第十代首领。

我曾经患上了吐出一堆花瓣多的都能拿去做点心不仅如此还会因为吐花而死的奇怪毛病。

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犯这样的毛病。

那般锋芒毕露,那般嚣张跋扈,那般不可一世,那般目中无人。他有着自己的傲骨,却不失独特的温柔。我心里藏着他千百种形态,我的心我的灵魂都为他颤动。

有这样的他陪伴身旁,一生足矣。

[END]



说实话我没想到能有填完它的一天,为什么一个这么小的脑洞都能拖好几年我也是没救了?????

感谢观看!!

评论(6)

热度(21)

  1. 琉璃子鸢白冰落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