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落雪

把自己想到的故事安静地记录下来♡

「ANA」水下kiss

*心之国的爱丽丝系列同人
*cp是Ace x Nightmare(反一反也可以x)
*超级冷cp,满足我自身的野望


水并不是那么温柔。

它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冷漠,用虚幻的臂膀飞舞起透明晶莹的水珠将你拥入它的怀抱,动作看似轻柔,却是用冰冷刺骨的凉意浸透你的四肢百骸,用幽幻的暗影与黑暗侵蚀你的意志,直到你沉沉睡去,它才拘走你温暖而高洁的灵魂,像是得了人世间最大的宝物般翻卷起波浪,徒留被完全覆盖上烙印的躯壳被世人所见。

不过,有时也会有几个特别的意外。

Ace落入了水里。

不,与其说是落入了水里,应该稍微再用着些更为准确的措辞……比如说、在多方因素偶然的组合碰撞下,只要看似无心的稍稍迈出一小步,各种因果就会用意外的方式展现在人面前,落入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境地。

所以这般身手不凡红心城堡的武力担当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实力相当强悍的男人,应该就是故意落入水里的。

在Nightmare面前的湖泊里,久久沉寂着,连气泡都不曾翻滚。

无数灿烂明媚的光线被水波温柔打碎,层层叠叠的光粒子在Ace浅褐色的眼眸里幻化成光的屏障,带着朦朦胧胧的不真实感,也给他增添了些许迷蒙的惑人。那光并不拘束,并不是只触及了一个薄薄的区域,而是那双眼所见之处,一切都明明白白的被光笼罩,露出柔软而浅白的细沙,色彩斑斓各式各样的温热卵石,亦藏着需要被人挖掘的贵重珠玉。这般轻柔敞亮,却又有着无法自控的飘逸,被无数柔美的湛蓝包裹,这是水底才有的亮丽风景。

Ace在他拥有无数不同组合迷路方式的旅途上发现了这个意外而有趣的惊喜,即使不是鱼也能够让人自由呼吸的水。这片温柔的都不像水的水域里藏着令人迷醉的宝藏,不论是它们本身的价值,还是因此所组成的风景,作为带给恋人欣赏的景,都是相当值得称赞的漂亮。

红衣骑士独自一人享受着旅途的乐趣已经很久很久,早就想将那银发的梦魇诱拐上他的旅程,正好这个地方可以作为那第一个目的地。他用爽朗而掺杂着甜蜜的语调,嘴唇贴上那因为害羞而染上粉红的耳朵,一遍一遍地开开合合倾吐热气,那股子腻就沿着耳廓转一圈再钻进他心上人的耳里盘踞在了那梦魇胸口。坏心眼的缠人骑士说着那些明明是歪理却格外能惹人信服的话语,终究惹的梦魇无奈。到底谁才是蛊惑人心的梦魇?怎么这种时候比我还能说呢?Nightmare勉勉强强挥着手臂再三强调这是被你烦的绝对不是我不想工作不想去医院你快点从我耳朵边离开等等这诸多理由,跟着骑士进行了这次短暂的旅行。

谁知道这骑士上来就给他一个惊吓?

Nightmare觉得他可能马上也要陷入跟红心城那只疯疯癫癫的白兔宰相同样的状态。

他望着Ace顶着一脸意外的无辜表情啪叽一声栽到面前的湖里去了,本身这样武力值高强的男人会掉下去就让他觉得他是故意的了,没想到连几个气泡都没冒这湖面就重归平静,跟刚刚没人掉下去似得。

周围很安静,连心音都听不到。

梦魇陷入了空前绝后的烦躁,本就青白的脸色更是刷的又上了一层白,他是三叶草塔伟大的领主,虽然这可能更多亏了他有力的下属Gray;是被众多无颜者所畏惧恐慌的存在,虽然身体极其虚弱动不动就吐血就不舒服就要开始闹腾,但一个念想就会让人痛不欲生本人还唇角带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梦魔。当然——他还是那坠湖之人的心上人,虽然双方都没有跳动的心脏,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彼此之间相互吸引碰撞,发生了奇妙的「规则」,以至于本应该交集甚少的红心骑士和塔主,成了一对散发着暗黑甜齁气息的恋人。

只是以上那么多的身份并不能告诉他,当恋人似乎要死在水底的时候他应该怎么办。

于是梦魇脑筋一热,完全不思考成功救起的概率以及自己格外病弱的身躯,啪的就跳进了面前澄澈的湖里。

潋滟的水波像是绽开的花朵层层叠叠地拢出漂亮的纹路舒展延伸,红的热烈的衣袂随着水纹波动翻飞,荡出另类花纹。身姿笔挺的骑士脚踏细软沙地,褐色短发被璨金的阳光以水的笔墨染上蜜糖般甜美的暖色调,常年累月数个时间带都不曾变过的骑士服在水的牵引下牢牢贴在身上,笔直的双腿线条都窥见的一清二楚,他手臂微抬稍稍弯曲,被手套包裹的五指仿佛在托举某物。事实上随着他手指的律动,小小的漩涡带着漂亮的形状离开的手掌,他就像是制造了工艺品的匠人,带着某种顽劣。梦魇落入水中的声音应是惊动了他,他抬首,眼里似乎藏着曦光,唇边绽放的笑容带着他一直都有的爽朗,却似乎又和往常不太一样。

这就是梦魇眼中窥见的所有风景。

妈的,又撩我。

                              来自面无表情的梦魇客户端。

Ace的确是毫无疑问的笑了,笑的不同往常。他的梦魇跟着踏入了这片水域,飘动的细碎银发缀着水的潋滟,那只露出睁开的眼眸里坠着迷幻的紫水晶一样的光泽,浅浅的薄唇唇形姣好线条优美颜色浅淡泛着水润,让他不会跳动的“心脏”延伸了难以言喻的欲望。

所以他伸出了手,戴着手套的手掌笔直地划开了水流——他原本是和温柔无关的男人,纵使笑的一派爽朗像个青葱阳光的大男孩,那浅褐色的眼里也永远透着和冰一般的冷和蔓着血色的残忍,如同假面一般的笑意哪怕是一丝一毫都不曾浸透进眼底。而现在,Ace的唇角仿佛还嘱着与往常无异的笑,但是伸向梦魇面颊的那只手,无论是指尖的摩挲亦是手掌的轻抚都像被磨平了尖锐的棱角,带着水一样柔软的温柔。

他凑近了那银发的男人,长长的羽睫仿佛是被撒了碎钻般地轻轻颤抖,只不过更像是憋着不为人知的轻笑。随即他闭上了双眼,温柔亲吻了那冰冷的嘴唇,简简单单的双唇相互贴合,本是温热的吐息被水晕染度上了凉意,他没有更近一步,这就更不像这个男人了,他应该是更加——更加得寸进尺的,更具侵略性的存在。

——不过谁知道呢,也许这也是水的特殊魔力吧?

然后梦魔惊讶的表情渐渐消失,柔和了眉眼。骑士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放大,而这吻又是这么的温柔——于是他也闭上了眼睛,与骑士一起沉浸于这个简单平淡,被水环绕的亲吻里。

水里藏着无数珍宝,包括那无处可去的[爱]。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