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落雪

把自己想到的故事安静地记录下来♡

「欧现欧」圣诞快乐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龙妹
*圣诞夜的更新令我心情惆怅,总觉得想写点什么
*大概是双向暗恋吧


欧阳觉得自己正逐渐溺毙于黑暗。

手机屏幕亮着刺眼的光,高述那称得上温柔的劝导一字一句跳动在微信白底的对话框上,入了他的眼刻在他的心,让他无法言喻的烦躁与焦虑愈演愈烈。欧阳索性关上手机闭上眼睛,任由无边无际的黑暗将他淹没。他以为自己很快会陷入沉睡,但他这样蜷缩着,却是越发的在这片黑暗中清醒而深刻的品尝着自己的孤独。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与人面对面交流变得这么困难的......?

『欧阳好厉害啊……』

『他妈妈是数学老师,当然厉害啦~』

『上次把游戏碟借给他,结果他妈妈去找老师告状了,别和他玩了,说不定回家给我们打小报告。』

『你要和我们玩就得先和欧阳绝交』

『发烧不想去学校?你怎么这么娇气』

『我教了这么多学生了,我会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

『他啊,教师子女哦。』『难怪。』

好烦……好吵……闭嘴。你们都TM给劳资闭嘴啊!!!!

无数嚣张的幻影张牙舞爪地吐出毒液,用着最绝情而伤人的言语将那个小小少年的世界一点点填满。那双伸出去的手再也无法得到回应,展露的笑脸也无人欣赏,色彩斑斓的景色逐渐褪色消失化为浓的化不开的黑,徒留一片死寂般的绝望。那些一把又一把尖锐的武器,从不同的角度用着不同的方式,却做着同样伤人的勾当。属于他的前路是一片茫茫的黑暗,身后走过的脚印也逐渐消失,身旁无人相伴,却只有无形的武器抵住了后颈,逼迫着他在黑暗中踏上那条道路。

我也想得到表扬。

我想在拿了双百以后,被父母摸着头,夸奖一句“不愧是我家欧阳,真棒。”

可是无论我做得再怎么好,迎来总是更多更好的要求,一旦失败一次就是无尽的指责。因为父母都是教师,所以成绩优秀是理所应当,是被爸妈辅导过,成绩退步就是给父母丢人,是笨蛋的象征。是被人疏远的理由,是被人排挤的理由,是被剥夺了一切的理由。

那些冰冷的讥讽的冷漠的视线是那么可怕,一张一合的嘴里吐出的傲慢言语是那么可怕,和人说话变得那么可怕。

我的身边,空无一物。


『现在。真的没有人陪在你身边吗?』

老高……老高他…!

『他不是你的背叛者,你知道的。』

『他永远都不会放开你。』

『你明明知道的。』

……

“圣诞快乐,欧阳。”

像是突然之间被暖橘色光芒破开黑暗,他被黑暗淹没的意识被这温柔缱绻的声音给予了无形的力量,这是他平日里听惯的,再熟悉不过的计院男神白月光高述的声音。

高述是清冷的,至少在外人面前的是这样的,他的声音是磁性低沉中带着些微微的冷,像是凛冽的冰泉从长白雪山浇灌而下,优雅却疏离。但是刚才这句安静而细微的“圣诞快乐”,却像是被暖和的春天温柔抚过冰泉的一点点化成潺潺溪流,透着难以言喻的温度,含着午后阳光般的宠溺和无可奈何的叹息。

欧阳从几乎把他裹成茧一般的被子的悄悄探头,在这一望无际的黑暗里,他本来应该看不见任何东西,可是高述确确实实在那里。那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如黑夜般深沉睿智的双眼,高挺的鼻与微薄的嘴唇,透着淡淡的桃花一般的粉,与之对比的却是永远有些苍白的脸。他穿着薄薄的大衣,背脊挺的笔直,骨节分明的手指藏在衣服口袋里,像这一片黑暗中唯一的灯塔。

等等,眼睛???

高述的眼型极美,一双漂亮的凤眼,微微上挑的眼角透露着与生俱来的贵气,而那双如同黑曜石一般深沉的眼里含着他化不开的悲伤,露着他的慌张,还有他对欧阳藏都藏不住的爱情。

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欧阳。

欧阳突然就鼻尖微微有些发酸。

高述不是完美的人,他是那面和欧阳相对的镜子,当高述觉得欧阳照进了自己心里的时候,难道欧阳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他们生而相似,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可以彼此依靠,彼此救赎。

欧阳还是死攥着被子,他有点紧张地望着高述的眼睛,低声呢喃。

“老高……”

“欧阳。”

高述无奈的抿唇笑了。

我们并非生而不幸,但却有太多恶意与冷漠包围了我们的生活。我们被生活所逼,却应当是最了解彼此的。你是我的救赎,虽然这么说有些自大,但我也想救你。

如果我既生而不幸,且爱而不得,那我只想让我爱的人可以一辈子安好。

“我还能来你这边吗?”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