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落雪

把自己想到的故事安静地记录下来♡

[食之契约]吾爱



*bl同人 御侍X堕神x御侍
*今天的主角是蛇君
*好像有什么脑洞又没有什么脑洞
*私设多




“御侍大人,在下不明白。”

小巧可爱的银铃蹦蹦跳跳在红绳上晃荡,清脆而空灵地在空气中回响。蛇君在这四处散漫着樱花花瓣的樱花树下坐的笔直,这般极具梦幻的场景似乎跟他浑身透露出的冰冷气质不符,但这里的确是蛇君颇为偏爱的静谧场所,也和他的故土有着几分相似。虽然蛇君优雅的身姿与这片风景完美融为了一体,但是他秀丽的脸上依旧是冷冷地没有一丝表情,而灰色卷翘的眼睫却是微微垂下遮住了眼中妖异魅惑的红,如抖动翅膀的蝶般轻轻颤动。这般低垂眉眼的温驯,反而带着的几分沉思的意味。

熟悉的气息向他靠近,一只苍白修长的手突兀抚上他顺滑的发,解下那相互交错互相缠绕在他发上殷红如血的发绳。清脆的铃铛再响,那高高竖起的利落马尾就这般在来人面前温柔地散落一片芳华。蛇君抬起手指将之前揭开的能面推过再次完全遮住面庞,清清冷冷的声音带着三分不解闷闷地透过狰狞的般若能面无机质地传到几乎是将他完全搂在怀里的御侍耳旁。

“请问为何要解掉在下的头发?”

“哈哈,请原谅我小小的恶作剧。话虽如此,但我早就想这么做了蝉丸。今天能否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让我为你束发吧。”

“...好。”

御侍大人的声音是磁性而低沉的,特别是他在你耳旁低语轻笑的时候,又酥又麻的感觉仿佛是什么上等的情药。蛇君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感觉,但是每到这个时候,他都无法拒绝御侍大人的任何要求,尤其是他的名字在御侍大人的舌尖流淌化作好听的音调,他便觉得即使御侍大人让他去死,他也甘之若饴。

御侍大人愉快的笑了,这让蛇君觉得自己好像被迷的更深的了一点,他有些晕晕乎乎地坐在那里,耳边就是御侍大人随性而好听的小调。也许是御侍大人梳理他发丝的手太过温柔,让他不由想起了他们过往。

蛇君在那一片黑暗中沉睡了好久好久,那如同泥沼般让人无法挣脱黑暗拘着他,他觉得这大概就是他蝉丸的最后的归宿,他死了。

直到第一束浅浅的光带着独有的倔强冲破了那份黑暗,随后那些漂亮而温暖的光越来越多,拘束住他的黑暗如冰雪消融,他再次感受到了温暖,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身姿笔挺的青年握着他的手,脸上带着极为温和的浅笑。

之后发生的诸多事情不能一一加以叙述,但他在想起了将想保护的子民全部害死的事情后是濒临崩溃险些失控,随时都有暴走的危险。也只有这位御侍大人始终如一地伴着他护着他开导他,并不是如同纸上随意书写的这般轻描淡写,中间的种种过程凶险而心酸,但是御侍大人始终对他不离不弃。从此之后,只有御侍大人一人才能唤他真正的名字。

“束好了。蝉丸,看看我的手艺怎么样?”

“好。”

蛇君从自己的沉思中回过神来,不知道这位御侍大人究竟用了怎样的魔法掏出了一面镜子,但他既然准备的如此充分,想必真的是预谋已久。蛇君在平静冰冷的表面下进行着怎样的脑补让人无法得知,当他琉璃般的眼深深地望向镜子的时候,他再也无法挪开他的视线。在这片片樱花飞舞的树下,温暖的熙风吹拂过他们两个人的脸庞,他甚至连一丝心力都无法分出去看看他的御侍大人手艺到底是不是这么出色,他的眼里满满都是他的御侍大人含笑的脸庞。

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宠溺的笑容啊。这身姿笔挺的青年平日是成熟而包容的,他用着所有的耐心照顾到了每一位飨灵与堕神,他有着无与伦比优秀的才能与智慧,但是太过游刃有余的态度就像是水,像是海。温柔而疏离,并深不可测。

而现在,那优秀的御侍大人,他如深海般睿智的眼眸里含着无法掩盖的诗意般的深情,微微上扬的唇角是能让冰川都融化开花的美好,这份无法言喻的感觉撞进他的眼里深深地纠缠住了蛇君困于自己冰冷身躯的心脏,那欢快跃动的频率让他不由木讷的按住胸口,好像下一秒就会因为心跳过快而死掉,一种莫名的躁意从心脏沿着血管跑到四肢百骸的每一个角落。他心如擂鼓,他面颊发热,他那如死人一般灰败苍白的皮肤染了樱花般的粉红。

他曾经是人,是活了一辈子的老人。所以他很清楚那是什么感情,这又是什么感情。

御侍大人,您夺走了在下的心。它已经不再属于这份冰冷的身躯,而是您的所有物了。

他略有些迟疑地抬起手臂抚上了自己发顶,清脆的小铃带动着发出了声响,他对上御侍大人含笑的双眼,然后指尖一点点下滑置于能面上,般若后的他极为不熟练地扯起了僵硬的嘴角,红宝石般美丽的眼眸里,妖异魅惑的红光越发猖獗。

“御侍大人,在下……可以给您一个吻吗?”

您总是这般温柔,而在下只是个顺从于欲望的贪心鬼。

在下只想将您...完全占有。

B.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写什么东西啦,最近实在是太沉迷这个游戏了不由自主就想写写同人呢,以后还想写写红酒和牛排呢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