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落雪

把自己想到的故事安静地记录下来♡

#纲云#关于花吐症 2

别吐槽我为什么明明十年前喜欢的是京子十年后就变成云雀学长了,我也不知道。

也许是彼此切磋打斗时他那兴奋的笑容让人觉得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也许是偶尔不经意的一瞥就瞅见逗猫的他展现出了不同与往常的温柔与亲切,也许是迷恋于他身上的岁月静好,仿佛亘古不变的个性。

化成一句话是……就是喜欢他。

但是让我跟云雀学长告白我怎么都做不到啊!虽然这几年云雀学长没有再随时随地的亮拐子想跟强者切磋了,但是这么去跟他讲绝对会被抽翻在地从意大利打回日本的!!

反……反正有三个月嘛,就先晾着一段时间吧……?

「你看,暗恋者永远都是这么的悲哀,他们苦苦隐藏着自己的心思,不敢在暗恋的人面前做出逾越的举动,甚至在这种时刻,都不敢妄想奢求,他也爱我。」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花吐症来势汹汹,仿佛它也应和了reborn的话,让我做出决定,是死,还是——

当我再一次迫不得已的请求暂停会议要稍微离开一会儿的时候,我明显感受到隼人变的有些焦躁,他碧绿的眼睛望着我,仿佛在无声的询问着我究竟怎么了,甚至想要站起身,但是终究被reborn拦住。我只能无力的对他笑笑。说实话,我嗓子到现在都像是被刀割般的钝痛,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首领患上了这样的病即使是对守护者也不太好说,列恩在我的老师的帽子上爬来爬去,看来我的老师也很焦躁啊,大概是对我的恨铁不成钢吧。

紧紧攥住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的喘息,喉咙一阵一阵的钝痛伴随着窒息感,我“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伴随着一朵朵樱花吐在了水槽里,我本来以为樱花不是玫瑰,不会带着尖锐的刺要划破自己的喉咙,但那种痛感似乎不是根据吐出的花的大小所决定的。

然后,我似乎注意到了最重要的一点。
花的颜色,变红了。

我总有预感我会被堵上,毕竟身上还是有着淡淡血腥味,他们不可能察觉到的。我想过堵我的对象有可能是隼人,有可能是阿武,也有可能是大哥,但是从没想过会是他。

“沢田纲吉,你最近犯了什么毛病?”

他靠在墙边,漂亮的凤眼微微眯起凝视着我,嗓音清冷却富有魅力。

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它扑通扑通,仿佛根本不受我控制,指尖都有些颤抖,让我不由自主握起了拳头。

“云雀学长……”

“我……”

“请和我打一场。”
Tbc

b.这种东西真的不能拖一拖就没有感觉了我只想回去静静的吃我的6927和270690 qwq之前看到过吐出一枝玫瑰花的还是带刺的我就觉得好疼!花吐太难写了,下次还是用第三人称吧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