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落雪

把自己想到的故事安静地记录下来♡

「酒茨」Sweet heart (2)

*现代paro
*私设有
*温馨平淡日常风,大概
*诸君,我喜欢养成


第二章:

虽然酒吞傲气地昂起小下巴抱着小白手臂并高贵冷艳地让茨木滚,可是那扯着衣袖的手不仅没有松开还越发扯的死紧,让酒吞觉得如果今天不和茨木打一架说不定茨木会跟他的衣袖一起同归于尽(?)。然后那双璨金眼眸带着不知名的火焰连着战意一同燃的更加猛烈,微微上扬笑的咧开的嘴里露出尖尖的小虎牙,怎么看都是一副兴趣盎然,跃跃欲试的模样,让酒吞越发头疼了起来。

茨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越发兴奋了起来。

虽然茨只有6岁,可他也是从小跟别人打着架长大的。他刚出生没多久时软趴趴只有那么一点点大,肉乎乎的小脸颊五官端正,除了吃喝拉撒别的时候都不哭,再大一点了就咿咿呀呀软软酥酥的笑,柔软的小手抓着别人的手指不放,任谁把他抱在怀里都能被这可爱的孩子萌的融化。

可惜,就算再可爱。他的母亲也接受不了他,就因那双眼和那雪白的发。

茨爸没办法,只得圆了她的愿和她离婚,从此一个人带着小茨木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长大。可是他一个大男人工作也忙,也没那么细致,还是第一次养娃,有些时候也照顾不到小孩子还比较脆弱的内心,茨木也就这样半放养式的长大,小孩子虽然纯洁,却带着一股天真的残忍。他们不仅排异,有些熊孩子还自以为了不起欺负那些看起来比较弱小的孩子。茨木生的好看,却长了一头白发,还配了一双美到妖异的眼睛,自然是被那些人给排斥了过去。那像孩子王一样的人还私底下围堵他嘲笑他试图对他动手动脚。而茨木从来就不是被人欺负的性子,二话不说直接开揍,他好像天生带着一股子神力,揍着人的时候还带着那种被隔壁邻居大妈称作萌哒哒的笑,硬是把那群人给吓个半死,揍到害怕,从此再也不敢惹茨木,同时也将茨木排斥的更厉害。

茨木也并不在意这些弱小者的排斥,只是他终究有股无法排解的寂寞感缠绕骨髓,冥冥之中好像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没有出现。

后来茨爸告诉他爸爸要再婚了,他们要离开原来住的地方,你会有个温柔的妈妈,家里还会多一个小哥哥,要和小哥哥好好相处哦balabala。茨木对这个地方反正是没什么留恋,他在茨爸面前乖乖巧巧的点头,其实心里偷偷的想,如果这个小哥哥没我厉害我说什么都不会承认他,才不会叫他哥哥。

在茨木眼里,哥哥似乎就是什么很厉害的存在,没看到那些个什么被他打的痛哭流涕的小屁孩都哭喊着要找哥哥来教训他?

然后他就见到了酒吞。

红发凛然如同最美的火焰,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鸢色眼眸只是淡淡一瞥便带出某种难言的锋芒,那双眼里没有好奇没有惊讶没有厌恶,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一瞥和某种不带恶意的探寻。让茨木瞬间就燃起了一股子蠢蠢欲动的战意,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真的超想跟这个人来一场!

虽然酒吞拒绝了他,但他不想因此善罢甘休,于是他想了想,他觉得还是直接开打比较好,于是那只手耿直的一拽,然后一个拳头就招呼了上去。

酒吞本来前一晚就被那梦搅的脑壳疼,被这么一拽一打他心里也有股无名火烧了起来,千百年来早就习惯了茨木的蠢脸,没想他小时候还能更蠢一点。酒吞气的牙痒痒,二话不提就这样你一拳我一脚的跟茨木在干净的地板上翻滚扭打,这边扎成一小束的红发彻底散开,那边本来还有点整齐的白毛彻底乱成一团,白净的脸上没少招呼,酒吞可不管大爷大妈们会不会心疼那可爱小脸上的一块一块淤青,他现在不爽极了。

事实证明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当年能把你打的手无缚鸡之力现在即使变成个孩子还是照样能压你一头,酒吞制住了茨木的手脚,那紫水晶般的眼恶狠狠地瞪他。

“你……”

“……兄长!!自出生以来能打过我的只有兄长一个!!兄长真是太厉害了!!”

被他按在身下制住了手脚的茨木那眼神带电,闪的带光,酒吞硬是从他眼里看到了某种闪亮的星星和崇拜不要命地噼里啪啦的往外冒。

酒吞:…………谁是你兄长谁是你兄长!!怎么无论哪一世你都要起个奇奇怪怪的称呼?!!

[TBC]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