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落雪

把自己想到的故事安静地记录下来♡

#纲云#花吐症3


黑手党是一个高危职业,我设想过自己可能会英年早逝,但是绝对不想死于说不出口的恋慕,不如说不仅因为暗恋死去被暗恋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他这种悲剧的不行死法谁要啊!!我想这次真是拼死也要吻到云雀学长,即使他因此厌恶我,最多三个月后他也看不到这样怯弱的我了吧…。可是当他本人站在我面前的时候,脑海里无数曾经闪现出的各种偷吻想法全都消失不见,唯留下那样干脆利落如同他本人一般恐怕也是他会最喜欢的做法。

来干一架吧。

来干一架吧我心爱的学长,我抱着必死的信念用动作代替言语传递我藏于心中的话语,若我成为胜者,请您倾听一下我渺小而又卑微的愿望,如果我命中注定要因此死去,那么在死亡来临之前,我不愿依旧是那一事无成的胆小鬼。

我肾上腺激素飙升,心跳如擂鼓,与云雀学长非常畅快的打了一场。和云雀学长切磋向来痛并快乐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云雀学长下手比平时狠了不少,也许这已经不能称为“切磋”,而是两人在互相狠狠地殴打彼此。最后虽然两个人都一身伤,最终我还是以微弱的优势制住了云雀学长。

“云雀学长,你输了。”

我发誓自己的脸上绝对挂着傻不拉几的笑,那双如同黑曜石的眼瞳印出了我的身姿,带着些许疑惑,等我注意到的时候,我们之间距离已经很近…太近了。呼出的热气都能触及云雀学长带汗的皮肤。我们就这样傻傻的盯着彼此的眼睛,那一刻我的心在欢呼雀跃,希望这一刻即是永恒。

下一秒剧烈的钝痛从喉咙涌上,仿佛永恒的凝视被轻易打破,不用看镜子我都知道我的表情肯定有一瞬间的扭曲,熟悉的血腥味与恶心。是就此撤手吗?这个问题并没让我思考多久。

病会传染,何况我心爱的学长是血统更为纯正日本人。

我留恋这份难得的亲密接触却依旧不得不松开压制的双手,一涌而上血与花即使被我掩盖性吞咽也会在下一秒更加来势汹汹逼迫我吐出来,我刚想起身,手腕却被人紧紧握住用力一扯,我们俩的位置上下颠倒发生了改变。

云雀学长体温偏低,即使打了那么久那只握住我的手也让我觉得凉凉的,但是手腕快被捏青了,好痛。细碎刘海垂下,凤眸微凛,薄唇轻颤,冷冽的声音却叫出了我好久没听到称呼:

“小动物,你……”

我偏过头去,一抹血线顺着唇角滴落,终究还是没能忍住,鲜红的血液与淡红色的樱花开在那里,伴随着我痛苦的咳嗽声。

云雀学长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控制的很好没有把我打的内出血我也没有偷吃花瓣零食更加没在这里种樱花你相信我。

“最近并没有需要你亲自动手的任务,还以为你这样草食动物也终究沾染上了腥气,竟然……嗯?花瓣?”

“云雀学长不可以碰啊啊啊啊啊”

用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伸手死死拉住云雀学长,内心悔恨到想把花瓣再吃下去,如果学长也一不小心被我传染了……啊啊啊哪方面来说都很讨厌很不爽啊,为了避免学长再对那些樱花感兴趣从而伸手去碰碰它我绞尽脑汁的转移起了话题。

“啊哈哈哈云雀学长还要握着我的左腕多久啊……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地板上起来了啊……”

仿佛看到了紫色的云之焰在慢慢聚集,黑气压顶,云雀学长满眼都是“沢田纲吉你转移话题的方式非常拙劣快点解释清楚我的耐心有限要是不说并不介意再跟你打一场”等等……

“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声音会在空气中黏连的不成样子,我无法瞒过学长,也不能再瞒。

“云雀学长……其实我得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毛病……”

不知身体究竟是从哪里发掘了隐藏的力量,不在乎那只被紧紧握住压制在那里的手臂,双腿夹紧人一条腿用力向左翻身再次将他压制身下。紧紧的,用这辈子最大的力量,狠狠地拥抱他。

我的手等着这样的拥抱你。

我的嘴等着这样对你吐露爱意。

我的心因为你弹奏着美妙的恋曲。

“云雀学长……我喜欢你……”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只注视着你一个人……”

“喜欢得无法自拔……”

TBC

b.我TM在写什么我为什么还没写完我的洪荒之力是不是用完了这么糟糕的东西真的可以看嘛心好痛qwq本来以为3就可以完了硬生生拖到4,花吐好难qwq

评论

热度(8)